Pantera Capital合伙人:比特币是数字黄金,竞争币更像初创企业

Web 3.0是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在这里,用户完全可以掌控自己的数据、身份信息以及命运。

Web3基金会就在促成这件事,挖掘去中心化网络软件协议,寻找有价值的项目。上周的Web3活动产出了不少精彩观点:

Aleksandar Kuzmanovic(bloXroute):没有任何一个区块链应该因为无法扩容而失败,他们可能会因为其他原因失败,但扩容并非其中之一。

斯诺登:我们需要人们能够在没有记录的情况下在商店买东西。我们需要能够在互联网上发布一些真正愚蠢的东西,而不是让它永远困扰我们。因为如果我们不能犯错误,我们就不能学习。如果我们不能学习,我们就不能进步。

Meltem Demirors(CoinShares):这就是我们所处的时代:我们没有信任(不断上升的民粹主义浪潮、贸易战争、日益加剧的社会动荡)、一代人的转变(千禧一代终身负债)、以及颠覆(数字化代币所有权模式)。

David Chaum(eCash):我们必须摆脱元数据,如果我们可以保护或粉碎元数据,我们有机会行使数字主权。

Gavin Wood(Polkadot):我们应赋权于个人,而非企业或国家,尤其是那些会滥用权力或侵蚀我们希望的组织。

巴比特在Web3现场见到了Pantera Capital的合伙人Paul Veradittakit。Pantera Capital致力于投资众多Web 3.0项目,在加密货币社区极具影响力。在国内鲜少露面的Pantera Capital引起了笔者的注意,希望记录下和Paul的畅聊,让更多人了解加密货币投资基金的世界观。

1

(Pantera Capital合伙人Paul Veradittakit)

 传奇投资机构Pantera Capital

 成立于2013年的Pantera Capital旗下有四种投资基金:风险基金、ICO基金、数字资产基金和比特币基金。其投资的大多是圈内的明星项目和公司,包括Polkadot、Cosmos、ErisX、Bakkt等。

Pantera Capital创始人Dan Morehead有对冲基金背景,对颠覆性的交易模式十分执着。他在了解到比特币之后对此很感兴趣,由于本身行动力很强,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立了Pantera这家公司。虽然坚信比特币的力量,但当时他也无法确定这个领域是否会获得足够的关注度,不过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

 Paul:我是Pantera的瑞士军刀

 Paul在2014年加入Pantera,他给自己的定义是“Pantera的瑞士军刀”。

“我参与各类活动。我可能随时随地在洽谈新交易,将运营任务委派给我们的团队,或者为我们的投资组合公司解决问题。”

在和Paul谈到他加入Pantera的过程时,Coinbase“躺枪”了。2014年,在VC领域打拼多年的Paul想要离开。因此开始关注一些新兴趋势,在了解到Coinbase之后,他开始研究比特币白皮书,计划加入这家交易所。就在这个过程中Pantera成功截胡了。当时的Paul看到了Pantera在VC方面的短板,同时在品牌建立方面也有很多事可以做,这激起了他的兴趣。

也许是看重Pantera的发展潜力,又或者是依然离不开VC领域,Paul就这样成为了Pantera合伙人。

入圈5年,Paul也看到了区块链与其他行业的发展差异。在一些传统或者相对成熟的行业,商业模式和发展模式都已经形成一套自有体系。相比之下,Paul说:

“我觉得有很多技术上的未知数。因为我们在构建新技术,我们也不知道未来谁是赢家。在区块链领域,谁也无法预测未来的发展模式,可能是协议,可能是应用代币、证券代币。”

 加密货币投资基金“大混战”

 从去年开始,美国、亚洲和欧洲不断涌现新的加密货币投资基金。很多VC也进入了加密货币领域,例如单独筹集资金投资加密货币的A16z,还有加大对加密货币投资力度的Union Square Ventures。

面对后起之秀和成功转型的老牌基金,Paul说,一方面,这证明他们的6年前决定all in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时所看到的潜力是真实存在的。

“Pantera作为早期的加密货币信仰者之一,我们欢迎新人入场,并认为这对生态系统来说是极其乐观的迹象。”

另一方面,Paul表示,“加密货币不是零和游戏。”投资机构之间更倾向于一种协作关系,能够做到技能互补。Pantera的优势是对加密货币生态有着丰富且深刻的了解,其庞大的投资网络产生了一定的协同效应。

 区块链公司三大生存指南

 Pantera投资的项目和公司已达近百家,且半数以上都是圈内耳熟能详的公司。在项目评估方面,Paul透露了几个基本框架。

首先是深入目标市场,衡量市场规模,进行竞品分析,从而评估一家公司能否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其次是对项目技术的深入研究;第三是用户调查,了解产品口碑,评估其大规模普及的可能。

在完成各个层面的评估之后,Pantera内部会进行投票做出最终决定。

Paul指出,在整个项目评估体系中,有些标准是可以量化的,但也有些是不能量化的。因此,在实操过程中,会视情况制定额外的评估模式。

正是因为资本方对项目的了解和评估渐趋严格,现阶段很多区块链公司在消耗完ICO所获“福利”之后举步维艰。尽管当前不断涌现出STO、IEO等全新的募资形式,但在行业发展的过程中,随着投资者渐趋理性,资金成为了企业运作的一大难题。

Paul认为,ICO是为某些项目筹集资金的好方法,因为恰当的代币设计可以协调投资者、矿工、用户和开发者的激励,从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但与其他行业无异,区块链企业的发展也需要依靠实际应用。部分利用2017年市场狂热情绪募资的企业由于没有创造出对用户有价值的服务或产品的项目将无法生存。

另一方面,Paul说,小部分项目“正在一条通往实用性和健全的加密经济学的道路上”,在实现其目标之前,需要一条足够长的跑道。

“区块链公司,就如大多数初创公司一样——一些好的想法总是超前于当前的时代。在这种情况下,这些项目将需要做到以下三件事:更有效地支配资金;保持高效但低损耗的状态以建造这条跑道;加倍投入并加快完成路线图,或通过其他工具筹集资金。具体的策略还需视项目情况而定。”

 比特币是数字黄金,竞争币更像初创企业

 从今年4月份开始,比特币价格经历了大幅上涨,很多人将其归因为机构投资者的入场,Paul并不这么认为。

“大多数机构投资则依然是局外人。他们想要从更小规模且自己更熟悉的投资模式做起,比如他们的旧同事成立的公司或者基金。与其他资产相比,他们暂时不愿意在加密货币领域投入太多资金。”

他说,未来,机构投资者可能会开始投资大规模的基金,或者通过一些合规平台进行活跃交易。这类平台必须证照齐全,有正规的托管体系,流动性强,配备完善的工具。

尽管今年比特币突破了10000美元,但并未像往常一样带动竞争币市场。Paul认为,这是因为比特币是一种具有宏观对冲和价值存储功能的数字黄金,而竞争币项目与初创公司类似,依赖于内在价值、产品及服务,因此造成了行为模式的差异。

“比特币的表现类似一种具有宏观对冲、价值储存功能的资本资产,因此获得了“数字黄金”的称号。比特币已经在发挥这一功能:它是一种经过验证的、安全的、可靠的价值储存手段,在历史上一直与市场呈负相关性。许多竞争币项目更类似于初创企业,因为他们提供具有内在价值和实用性的产品或服务。由于他们的行为模式与比特币不同,他们的估值标准必须不同,周期也将不同。”

以以太坊为例,以太坊的目标是生成可编程货币应用和去中心化应用程序(DApp)的生态系统。Paul认为其价格取决于平台为其他应用提供的实用程序、其创建的网络的丰富性和多样性,以及以该网络为基础构建的项目的质量。

“这些基础设施项目的路线图和目标与初创企业类似,而与比特币不同。他们与初创企业的主要区别在于,他们有实时、公开的价格供应。有了这些项目,你就可以通过其代币的价格走势来追踪投机者的情绪。然而,价格的变动并不一定与项目的表现相对应:当开发者专注于开发工作时,价格可能无法反映其项目的潜在效用,因此他们的代币将被低估,使其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