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发展“无币”公有链?

近日,广州市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印发的《加速区块链产业引领变革若干措施实施细则》中提到,广州市政府将每年择优选择2个公有链、联盟链建设项目的企业或机构,采取事后补助方式,按其实际投入研发经费的50%给予补贴,其中公有链建设项目最高补贴1000万元、联盟链建设项目最高补贴300万元。

可见,公有链确实要比联盟链更有意义,然而,传统公链如比特币以太坊都具有原生资产(也被称为币),这不仅引发了大量投机活动,也引来了更多的监管问题。

那么,这些原生资产的存在是否就是必须的呢?

是否有可能实现没有“币”的公有链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首先要了解这些资产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er

 以下仅代表个人拙见:

 公有链原生资产的存在意义是什么?

 所谓公有链,是指任何人可在无许可的情况下,参与账本的记账、验证、读取等操作,因此,这就要求存在一种激励来吸引参与者主动维护账本的运行,同时,账本系统还需要保证正确性,这就要求设置惩罚机制。

而这些原生资产,就是以上这两件大事的核心,参与者正确参与记账,就奖励它们原生资产,若参与者作恶或者记错了账本,那么就会遭到惩罚(一种是无法得到资产奖励,且浪费计算资源,另一种则是处罚质押的原生资产)。

正是因为它们的存在,公有链才可能实现去中心化、难以篡改的特性。

本质上说,公有链之所为成为公有链,正是因为有了激励与惩罚措施。

 如何实现“无币”公有链?

 那么,我们是否有可能用法定货币替代掉原生资产,以充当公有链的激励与惩罚媒介呢?

很大可能,这种形式就是政府所希望看到的公有链形式。

我们就根据这种思路,来简单探讨实现的可能路径。

假设,公有链发起方使用央行即将发行的央行数字货币(DCEP)作为“无币”公有链的激励与惩罚媒介。

这就首先要求,项目方必须要有大量的启动资金(比如10亿元央行数字货币),为了可持续目的,该公链系统必须要有收入来源,一种可行的方案是,设置参与验证的节点需质押一定量的资金(类似以太坊2.0设置的32 ETH),如果节点作恶就没收质押资金,然后这些资金便会流入到奖励池,以供激励其它参与者。

然而,这种方案能够起到的作用是极为有限的,如果没有其它方式的收入来源,那么系统最初注入的10亿元央行数字货币,很快就会消耗殆尽。

继续融资,会是第二条可能的路,先让投资机构暂时为此买单,最后则靠上市让股民提供血液,但实际上这种途径与虚拟货币炒作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只不过是绕了一个大圈。

最后可能的合法路径,是对公有链使用者收费,当然,这里指的使用者并非是指普通用户,而是指平台上的商户。

通过合理的设置,从而达到系统的可持续发展。

又或者,该公链系统直接是由央行发起,那么就可解决央行数字货币媒介的来源问题。

 “无币”公有链需要解决的一些难题

 在比特币等有币公链的背景下,参与记账和交易验证的节点与系统资产的价值深度绑定,这导致节点作恶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但在“无币”公有链的背景下,节点与系统资产之间却缺少了这种联系,这使得恶意节点有可能串通起来,对系统进行双花等会造成严重危害的攻击。

要阻止这种攻击,一种可能的方法是提高质押资金门槛,同时提高针对犯错的惩罚力度,然而,这些措施均会带来负面的影响,可能造成系统集中度更高,从而导致链向联盟链或私链方向发展。

另外,系统的控制权也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要负责系统资金的注入及收入分配,公链发起方拥有过大的权限必然会受到很大的争议,避免让记账节点成为打工者是必须要解决的难题。

首先,系统资金的提取权限,任何单一节点都不能拥有(包括公链发起者),注入权限则是完全公开,收入分配权限可由发起方掌管,或者用DAO的形式进行投票分配。

还有,“无币”公有链还会遇到dApp难建设的问题,因为这必然就要求dApp也同样是“无币”的。

与此同时,扩展性和隐私问题,也同样会是“无币”公有链将会遇到的难题。

通过以上简单的分析,我们可以认识到,相比有币公有链,“无币”公有链将会遇到更多的难题需要解决,而这一研究方向,还有待于人们进一步的深入探讨。

(PS:曾经图灵奖得主Silvio Micali教授也提出过没有激励的公有链概念,后来,他在实际落地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放弃了这种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