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振交易所现身 团队信息疑造假

拉人头、分层返利这些有传销特征的模式,在币圈摇身一变成了火爆的“共振”。而今,募集比特币、莱特币、HT 等数字资产“共振”出一个新币已经不够玩了,一些人开始打交易所的主意。


5 月底,一个名为“OneDS 的交易所生态”的宣传材料出现在一些共振币的炒作群里,号称推出“全球首个共振交易所”,以 OneDS 这个既是平台币又是公链币的 Token 发行来募集资金。

在拉人群里露出的 OneDS 网页中,交易所页面还处在“即将发布”的弹窗里,但这一点也不妨碍该项目对外募资,页面大篇幅地呈现了“共振”规则,第一步仍是老套路:亮出二维码,招募“创世群主”,拉人头。

这个交易所是谁做的?

网页给出了答案,4 名男性组成核心成员中,不乏斯坦福、伯克利等知名学府的高材生,CEO 还有在 Google、领英的从业经历。

但发现,包括 CEO 在内的 3 人头像照,均为他人在网上公开的照片,其中既有医院医生,还有师范学院的副教授。

当对此提出质疑时,OneDS 的 CEO JerryYang 称,网页是内部测试版,临时页面被社群管理员公布了出去。

目前,该网页已经撤下了团队成员介绍,但拉人头的招募活动仍在继续。

令人生疑的不仅仅是团队的假照片,原定发行 100 亿的 OneDS,近期又临时通知要改成 10 亿;为他们审核智能合约代码的安全公司也表示,项目方只交付他们审计智能合约,而交易所和公链代码审计不在此次的业务范畴中。

也就是说,这个号称要打造社区治理区块链生态的交易所,对外募资时仅有一张白皮书、一个测试官网和一系列模式。

已经有人评价 OneDS 是一个“野鸡交易所”,但这并不妨碍一些投资者冒险,喊着“早上车早赚钱”的口号,一个又一个投机者集中到群里。

OneDS 团队人照不符

火月是在炒共振币的群里注意到 OneDS 的。

6 月 3 日,他在群里看到有人转发了一条币世界的快讯,区块链安全服务商 Certik 完成了对 OneDS 智能合约的安全审计,快讯中大篇幅介绍了 OneDS 这个“全球首个共振交易所生态”。

吸引火月的是“共振”和交易所两个关键词,玩过共振币的他深知“上车要快”,他迅速加进了一个宣传 OneDS 的微信群里。

“我一直跟你们讲,这个东西很靠谱的,技术很牛逼,不是外面那些垃圾圈钱跑路的东西。”火月一进群,女群主江美(化名)直接发语音信息向群里的人推广 OneDS。

不断有新人进群,江美每隔一段时间就甩一遍项目简介。

信息中,OneDS 打出“公平、共享、民主、社区治理”的口号,直言不讳地称要以共振的方式募资、挖矿,募集的资金通过多种方式全部返还给参与共振的创世节点、传播者、社群成员,宣称要“彻底颠覆现有交易所集权的运营管理方式。”

江美在群里只是介绍 OneDS 将在 6 月 4 日共振,但具体怎么参与,火月却一直没有看到上车渠道,“网上也搜不到这个交易所的官网,有点不靠谱。”

6 月 3 日晚上,江美在群里透露了一个消息,“OneDS 开放共振募资的时间预计要推迟几天。”按照原计划,开放共振募资的时间为 6 月 4 日。对于推迟原因,江美解释,“白皮书得改一下。”这更让火月怀疑了。

6 月 4 日,按照火月的爆料加入了另一个 OneDS 的群,在询问交易所的官网后,该群的群主给出了一个网页地址。

页面顶端,有该生态组成部分 Onebit 交易所的入口,但点击后,弹出了一个“即将发布”的白窗,右上角可见白皮书的浏览地址。

此外,页面大篇幅地介绍了 OneDS 这个币的分配和共振规则,并留下了核心团队成员的信息。

OneDS 网站曾挂着核心团队介绍,后消失

团队信息中,OneDS 的 CEO Jerry Yang 是斯坦福大学的电机工程学硕士,有在 Google 和领英 10 年的工作经验;首席架构师 GeorgeSun 是美国伯克利大学的博士;后两位软件工程师则是分别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计算机科学硕士及密歇根大学的电机工程学硕士。

从学术背景和职业履历看,OneDS 的团队光鲜。

上述四位的照片进行图片检索后发现,其中 3 人出现了“人不对图”的情况。

其中,CEO 照片上的人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专科的朱姓主任;而后两位软件工程师的照片,一张是化州市林尘医院陈姓医师放在某医疗咨询网站上的照片,另一张照片里的男子则是衡阳师范学院的唐姓副教授。

医生、教师们公开在网络上的照片,移花接木地换上了高大上的英文名,便成了 OneDS 的核心团队。

联系上了 JerryYan以后,针对团队照片是否造假的询问,对方称,现在看到的是内部测试网,临时页面被社群管理员公布了出去,团队信息暂时不打算公开,“这也是考虑到国内对于数字货币的一些政策问题。”

Jerry 还称,正式的页面会在 6 月 6 日对外公布。

昨日,再次访问 OneDS 的页面发现,原来的团队介绍已经消失不见。

“传销式”的分层和返现

一张白皮书加上一个测试网站,号称要颠覆“交易所集权运营”的 OneDS 还没有产品,但招募创世群主的二维码显眼地在网页上露出。

通过该二维码进入了 OneDS 的“创世群主预备群”,目前人数已经突破了 300 人,江美也是预备队的成员,那些散户都是预备队队长在各个炒币群里吸引来的。

自建 OneDS 社群的江美工作积极,不停地向群友“建立共识”,目的是为了获得“预共振”的资格,争取成为白皮书里描述的“创世元老”。

白皮书给元老们描述了一个“美好的远景”,早期的共振参与者不仅可以“获得非常低成本的筹码”,还能成为“创世元老和社群创始人”,管理和分享“共振所募集的生态基金”。

在预热期的奖励诱惑下,参与者们需要不断拉人注册,获得分级奖励。

拉人头只是 OneDS 的预热期,真的共振开始了,你就得出“钱”。按照规则,BTC、USDT、ETH 这些硬通货均可振出 OneDS 来,“1500 个阶段,阶段越早,OneDSP 的价格越便宜。”

奖励的只是 OneDS 这个新币,一个智能合约就能发出来的币或许更符合羊毛党的胃口,而“出钱”的才是真正获得身份的人。

OneDS 会根据“出钱”多少和“拉人出钱”的多少,将参与者分层,“创世元老、裂变领袖、社群骨干、忠实粉丝”四个层级清晰可见,未来资金池里的“返现”直接和等级有关。

OneDS 生态基金发放规则也把返现金额从哪来安排得明明白白。参与共振 1 万个 USDT 的人就是“创世元老”,推荐好友参加共振,好友投入 2000 个 USDT,“元老”直接收成 20%,获得 400 个 USDT。

规则显示,OneDS 返现比例最高占总资金的 20%

按照规则,OneDS 生态基金推荐返现比例最高占总资金的20%。投入的资金量决定了你的身份,下线投入的资金量则决定了你的抽成比例。最后,核算参与者和下线贡献的总金额后,OneDS 组织还会给你排个名,发放你的贡献奖励。

仔细研究上述规则不难发现,这种拉人头、返现的方式与传销十分接近。

我国 2005 年 11 月 1 日正式实施的《禁止传销条例》的第二条明确界定,传销是指组织者或者经营者发展人员,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扰乱经济秩序,影响社会稳定的行为。

OneDS 以参与共振者拿出的比特币以太坊、USDT 数量为门槛分级,用返现方式鼓励参与者发展“好友”,“好友”的参与金额则作为上级参与者的奖励。

有投资者评价,所谓的“共振交易所”也无非是打着擦边球而运作的模式盘罢了。

安全公司未审计 OneDS 交易所代码

6 月 3 日晚,得知 OneDS 因为要修改白皮书而延迟共振后,有人不断催问江美确切的时间和修改的内容。

社群里有人称,官方将会把总发行量 100 亿改为 10 亿。火月直接退群了,“参与了不少共振币,居然还有随便修改发行量的玩法。”

群成员 Farlulu 也冲着群里宣传 OneDS 要上抹茶、币安等交易所才决定进群跟进,但听说共振延迟、发行量缩减的消息后,他选择“放弃参与”。

有人“出逃”,但仍有不少用户选择“坚守”。

以投资者身份加入了 OneDS 的多个社群发现,很多投资者仍对 OneDS 期待满满。在他们的讨论中可以看到,和区块链安全公司 CertiK 的合作是这些用户信任 OneDS 的一大原因。

“CertiK 完成对 OneDS 智能合约的安全审计”的快讯不断在甩进群里。

从公开消息看,CertiK 曾为 Celer、积木云等热门项目提供了安全审计服务,获得了如币安 Lab、IBM 等知名机构的注资。

“代码完成安全审计后,上线公链和交易所业务应该指日可待了。早入局肯定赚啊。”群里有人将智能合约的安全审计理解为公链和交易所代码的审计。

号称“全球首个共振交易所”的 OneDS 出现在币圈媒体上

对此,也联系到了 CertiK 中国区负责人,对方说,双方的合作关系仅限为快讯所提及的,OneDS 团队委托 CertiK 对其 ERC20 智能合约进行安全审计,“我们和 OneDS 的交易所和公链业务并未进行安全方面的合作。”

作为 OneDS 社群群主,江美不太在意“模式不模式”,低价获币是她看重 OneDS 的主要原因。

5 月以来,VDS 等共振币以数十倍的涨幅轰动币圈,也带出了各类仿盘。不过,模仿者的表现不尽人意,最新的共振币 ODS 上线迄今已跌 75%。

数字资产交易所 ZT 显示,ODS 目前报价 0.0165 元,距离近一个月前的上线价 0.07 元相差甚远。

ODS 上线 ZT.COM 迄今市值跌去 75%

共振币已经不新鲜了,主动采用“共振”模式的交易所来了。

先是 VVBTC 在 5 月 27 日借平台币 VVT 发行之机建起了“共振池”,再到如今的共振交易所 OneDS。

尽管具体玩法各异,不变的是 “分层裂变”和“返利分红”的资金盘特性。

OneDS“创世群”管理员也不避讳,“共振‘返利形式’看起来像资金盘,但这恰恰是形成共识最好的方式。”

为了快速推广,OneDS 宣称,共振募集的生态基金全部返还给社群创世元老,并且创世元老可将进入基金会董事,获得生态基金拥有和支配权。

江美也是看中了这一点,虽然对这个共振交易所能走多远,她心里也没底。不过她认为,由交易所来背书搞共振,比单纯的共振币靠谱,应该还能火一阵。

而问题是,这个交易所目前还没有任何可背书的品牌效应,但这并不妨碍很多投资者前往冒险。

从共振币到共振交易所,这阵“妖风”越刮越猛,让本就乱象百出的币圈平添争议。有业内人士感叹,靠分红返利、裂变推广来扩大投资群体的做法如同饮鸩止渴,“这能让项目持续多久呢?参与的人就祈祷着自己不是最后接盘的人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