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伊朗电力价格低廉,但中国比特币矿商仍遭受损失

由于中国政府加大了对加密货币及加密货币挖矿的打击力度,许多中国加密货币矿工已移居到电力成本低廉、政策优惠的地方。


随着比特币价格在 2018 年底迅速下跌,电费不断上涨,中国加密货币矿业投资者正在寻找其他地方来维持他们的业务。出于对加密货币投机的风险和对能源使用的担忧,中国加强了对加密货币的监管,这促使他们加快了迁移速度。

在这样的背景下,这些不受欢迎的中国矿商正越过边境,以维持他们的业务运营,但他们必须克服各种障碍。大型矿商将业务迁往海外,加拿大、美国和冰岛是它们的首选目的地之一,而大多数中小型矿商则转向东南亚的泰国、柬埔寨和越南寻求地理上的邻近。

自 2018 年底以来,石油储量丰富的中东国家伊朗也一直是中国矿商的热点。由于比特币发电成本低廉,伊朗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比特币矿商。据称,伊朗发电成本仅为每千瓦时 0.006 美元。


相比之下,中国西南地区的水电站在夏季的高潮期发电成本通常在每千瓦时 0.015 美元左右。冬天来临时,这一成本将增加两倍,达到每千瓦时 0.04 美元。

刘峰经营着一家比特币矿场,拥有超过 2 万台比特币 T9 矿机。他被伊朗极其廉价的电力吸引,成为首批前往这个石油储量丰富的中东国家的矿商之一。

伊朗 90% 以上的电力来自那里丰富的天然气。同时,国家对发电站提供优惠政策。

冯说:“如果你想在伊朗投资发电厂,政府将在头五年免费供应天然气,这将进一步降低电力成本。汽油每升仅 0.09 美元,柴油每升 0.4 元 0.06 美元。劳动力成本也相当便宜。”

这使得伊朗成为加密货币挖矿的天堂。但是,尽管看起来很有吸引力,在伊朗建立矿场的过程并不简单。

冯说:“由于国家对电力的巨额补贴,政府将这款耗电量巨大的设备列入了 2000 项被禁止的设备之列。”

但是边境检查并没有阻止刘峰在伊朗进行挖矿活动。在一些声称矿机是计算机处理器的帮助下,他的第一批 3000 台 T9 矿机成功越过了边境。

“但矿机在边境被没收的风险相当高,”他说。“据说伊朗海关目前已经没收了至少 4 万台不同型号的加密货币挖矿设备。”

对刘峰这样的矿工来说,不仅仅是边境检查成了障碍。跨越边境只是长征的第一步。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站稳脚跟是另一个挑战。


冯说:“我找到了一个发电厂,它可以提供每千瓦时 0.009 美元的电力。”“扣除运营成本后,我们同意利润分成 70/30。但是两个月后,这家发电厂要求平分秋水,把电价提高了一倍。”

冯在伊朗的第一次尝试很快就结束了,他转售了他的矿机。几个月后,在朋友的帮助下,他在当地找到了一家钢铁厂。钢铁工业本身消耗大量电力,相比之下,他的 3000 台采矿设备消耗的电力只是沧海一粟。但当地居民报告了这些采矿设备发出的噪音,他的所有矿机都被没收了。

然而,伊朗一家大公司的董事表示,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这位董事表示:“目前,只有在伊朗的保税区,矿商才能同时保持合规和免税。”

在保税区内建立云计算工业园也得到了伊朗总统的支持。

这位主管表示:“矿业投资者需要向伊朗国家电网支付一定数量的可退还押金。中小矿商可以以集团的形式申请进入工业园拥有近 900 兆瓦可用电力,云计算工业园估计可容纳 50 万至 60 万台采矿机器,可能使其成为全球最大的矿场。”

据该负责人表示,目前在该园区运营的矿机超过 1 万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