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张司南:区块链技术等收入是主要收入

蚂蚁金服公关部张司南表示,蚂蚁金服很大的收入主要还是技术收入,包括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技术以及对其他公司输出技术解决方案。


蚂蚁金服的上市道路,并没有外界想的那么着急。

5月20日,是支付宝诞生的第 5276 天,当天支付宝以话剧形式在北京发布了《可持续发展报告》。报告显示,截至 2018 年底,支付宝已服务了全球超 10 亿用户。同时宣布支付宝公益基金会成立,未来将拿出每年收入的 0.3% 投入到公益事业中。

蚂蚁金服公关部张司南对此表示,所谓的 0.3% 指的是阿里巴巴集团公益计划的延续。据了解,2010年5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从 2010 年起将集团年收入的 0.3% 拨作公益基金,并于次年成立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规范公益发展。

“收入的 0.3% 指的仍然是集团收入,并不意味蚂蚁金服单独拿出收入做公益,当然蚂蚁金服对阿里巴巴集团收入会有贡献,可能以后的一些公益项目会以支付宝公益基金会的名义来做。”张司南说道。

根据5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发布的 2019 财年第四季度财报及 2019 财年业绩显示,2019 财年,阿里巴巴集团收入增长至 3768.44 亿元。其中蚂蚁金服支付给阿里巴巴集团的特许服务费和软件技术服务费为 5.17 亿元。按照此前约定的 37.5% 的分润协议计算,蚂蚁金服税前利润约为 13.79 亿元。

与此同时,蚂蚁金服科创板上市的传闻也甚嚣尘上,《华夏时报》记者就此事致电蚂蚁金服,对方回应:“目前公司各项业务稳定发展,公司内部没有上市计划表。”

虽然在 2019 财年实现了超 13 亿元的税前净利润,但蚂蚁金服的利润从去年开始一直在坐“过山车”。阿里巴巴财报显示,在截至2018第四季度(2019财年第三财季),根据与蚂蚁金服的利润分配安排,阿里巴巴未确认任何权利使用费和软件技术服务费。根据分润协议计算,蚂蚁金服 2018 年第一到第四季度税前利润情况分别为 -19.01亿元、24.27 亿元、-24.27 亿元及盈亏平衡。

以业绩波动换取用户确实得到了回报,跟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Q1中国移动支付市场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9 年第一季度,支付宝及财付通占据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市场份额 93.2%,其中支付宝以 48.3% 的市场份额占据着半壁江山。

依托这一流量入口,脱胎于支付宝的蚂蚁金服以余额宝为核心全面拓展金融业务,其推出的“相互保”产品更一度成为市场焦点。然而实际上金融服务并非蚂蚁金服营收主力。“我们很大的收入主要还是技术收入,包括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技术以及对其他公司输出技术解决方案。”张司南表示。

随着中国逐渐加大对金融风险的管控,蚂蚁金服也一直谋求从支付和消费金融转向技术服务的转变。数据显示,2015 年蚂蚁金服的收入构成中技术服务占比 14%,2017 年则上升至 34%,同年的支付连接收入占比则为 54% 而根据预测,到 2021 年时,蚂蚁金服的技术服务收入将上升至总收入的 65%,届时技术服务将超过支付收入成为第一大收入项。

各项业务的稳定发展以及公司的逐渐转型或许是蚂蚁金服无上市计划的底气和原因。“现阶段业务发展比较稳定,海外业务开展得也比较好,公司也没有太大的营收压力,还没有到上市的地步。”张司南说道。